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眾所周知,德國人最能喝啤酒,還嗜食土豆和豬手。然而實際上,比利時人的人均年耗啤酒量比德國人多30公升,俄羅斯人的人均年耗土豆量比德國人多20%,至於對豬手的熱情,中國人也遠遠高過德國人。鮮為人知的倒是:人均年耗香蕉量,德國人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德國人不僅愛吃香蕉,而且還獨一無二地將其視為“繁榮昌盛”的吉祥物。沒錯,不少國家把本國的名山大川、異花奇草、珍鳥怪獸作為民族的象徵而引以為榮,但本土根本不長香蕉樹的德國如此看重香蕉讓人多少感到不可思議。

說到德國人鍾愛香蕉之因,也許可追溯至上一世紀。原來,當英國、法國、西班牙、葡萄牙、荷蘭、比利時等歐洲國家相繼在亞洲、非洲、拉丁美洲的盛產香蕉的熱帶地區擁有殖民地時,德國人作為“遲到的殖民者”還不曾擁有一塊“熱帶殖民地”。於是在英、法、西等國從自家的殖民地掠來香蕉美美地享受之時,香蕉 對德國人來說仍是可望不可及的“夢中美味”。直到西元1884年德國也開始擁有一塊出香蕉的“熱帶殖民地”後,德國人的夢想才變成了現實。據悉當年,一家人圍坐在火爐邊啃吃這種“黃金般的尤物”,就被德國人看作“家庭富裕”的標誌。

然而好景不長,德國人有幸大吃香蕉的歷史僅僅維持了幾十年便匆匆結束了。據說,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另一個起因是德國被控掠奪了其他殖民國家的“香蕉資 源”。由於一戰最後以德國落敗告終,香蕉在德國又一次成了珍品。在此後的幾十年裏,不論在魏瑪共和國還是在納粹德國時期,香蕉與平民百姓無緣,而往往只是達官貴人家中的奢侈品。不難想像,在德國人心目中,香蕉在很長一段時期裏簡直成了“富貴”乃至“特權”的代名詞。第一任聯邦總理阿登納甚至把香蕉形容為 “經濟繁榮的晴雨錶”,其地位還高於馳名世界的大眾汽車。

而在東、西德把德國分為兩半的漫長歲月裏,較為富裕的西德人大吃香蕉常常使得較為貧窮的東德人眼饞得不行。誰也弄不清楚每年過耶誕節前,從西德地區寄往東德地區的包裹中夾帶了多少萬噸的香蕉。在1989年柏林牆終於被推倒之後,東柏林市郊通往奧德河畔的法蘭克福的大道旁,以香蕉此吉祥物為名的旅社、 酒吧、商店比比皆是,而且門前都矗立著用黃銅鑄成的香蕉模型……

另一個故事:

而1989年11月9日周四晚,柏林圍牆倒下,但由於當年資訊不發達,很多西德人到翌日仍不知道,只見大批東德人駕車駛進來,搶購他們甚少吃到的香蕉。

圍牆倒下前一晚,東德政府宣布放寬簽證限制,但由於是深夜時分,電視台未能及時報道。住在距東德邊界僅50公里的漢堡居民上床睡覺,想著明天上班和周末的事,絕少人知道,翌日會是一個不平凡的周五。

翌日,漢堡和東德邊境附近的西德城巿居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大班衣著破爛的東德人,開著破爛的汽車,穿街過巷搜尋香蕉,嚇呆了不少人。

為慶祝車德解放,有西德人甚至買香蕉免費分給東德人,香蕉成為東西德人的見面禮。

東西德的統一曾經給德國經濟帶來一定的波動,但不論在上升期還是蕭條期,香蕉的消耗量一直在與年俱增。這是因為,對德國人來說,香蕉的含義不僅僅是一種水果,而且還是一種意味著“招財進寶”的“福物”呢!

繼續閱讀: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

這一章,我將會講講柏林圍牆內的結構與東柏林人的逃亡例子:

berlin 1961-1989

記著,柏林是被東德領土包圍,而其中一半由盟國管理。要到西德要跨越半個東德才能到達,所以西柏林是東德人民可以逃離共產的唯一地方。

berlin wall

上面是摘自SCMP的柏林圍牆結構圖。很清楚地告訴大家,柏林圍牆絕對不只是一幅混凝土牆如此簡單,牆與牆之間是有著足足100米闊的防禦工事。內裡還有302座瞭望塔、22座碉堡、14000名士兵、600頭軍犬,簡直是插翼難飛。

讓我們看看越牆是如何地艱辛:

先自東柏林一面說起:首先是一幅3-4米高的混凝土牆,要越過它當然不難。但當你越了過去,遇到的是重重難關。一道通了電的鐵絲網就在眼前,如果你有幸通過鐵絲網,接下來要面對的不是障礙,而是重重監視網。這包括一座裝有探照燈的瞭望台,上面駐有數名士兵,還有先進的自動射擊系統。瞭望台之間會有一條繩相連著,這繩是用來掛狗帶的,使警犬也能有固定的巡邏路線。再來是一條道路,路上有車輛與巡邏隊巡邏。

來到這裡大家可能會想,只要利用載具,要突破這些防禦就不難了。當然沒有那樣容易!過了道路後你雖然已經完成一半的路程,但穿越圍牆仍然艱難,尤其對載具而言。因為你將會遇到一段6米闊的鬆軟泥沙路,人要踏過去已經不易,汽車駛過更有機會泥足深陷。算你成功越過,再來就是一個專為車輛而設的斜道,要是你橫衝直撞的話必定會衝入了這個陷阱了,你要不被撞死,要不因無法前進而被射殺。

順帶一提,當時蘇聯下令要對任何闖入圍牆的人格殺勿論,要是你步伐稍慢,你就要成為蜂窩了。

閃開了載具陷阱,還有更多的障礙等著你!捷克刺蝟已經排開,擋著任何車輛的去路。另外最恐怖的東西並未在上圖標示,就是一個反坦克地雷陣。要是你連最後這兩個障礙都越過了,恭喜你,可愛的西柏林就在你眼前那3-4米高的L形混凝土牆後面

至於士兵的裝備我不多說了,看圖就再清楚不過。

越牆的代價

聰明的人可能想到,既然柏林圍牆的工事如此周密,用地道穿過圍牆不就簡單得多嗎?可惜,你算漏了一點。要知道當時東柏林每人都受到秘密警察監視,而一位秘密警察要監視的人數只有50人!要逃離他們的法眼容易嗎?似乎當你拿起鐵鏟在後院掘出一個大坑時已經引起他們的注意了。

事實上,圍牆周圍有著最少71條地道,短有30尺,長有170尺,但它們大多都在中途被發現而封閉了,只有20%是成功能夠為自由出一分力。利用地道而成功逃亡的人不多,估計只有數百人。而在這28年中,共有5043人成功地逃入西柏林,3221人被逮捕,239人死亡,260人受傷。

接下來我們看看一些越牆者的故事:

1961年9月人們還有可能穿越東西柏林,如通過這座位於東柏林,窗戶卻面向西柏林的建築物……

第一位死在柏林墻下的逃亡者

彼得•凡西特(Peter Fechter)

1961年,當十八歲的東柏林青年彼得•凡西特在到達牆跟翻身躍牆,他已經爬到了柏林牆的頂部,只需要再加最後一把勁,就可以達成目標,就在這個時候,槍聲響了……

彼得滑落回柏林牆東側……

身中數彈的彼得倒在柏林牆下,血流如注,這期間,他不停地呼喊救命,呼聲驚動了西柏林一邊的邊防軍人。軍人們扔過來一個急救包,但血將流盡的彼得•凡西特已無力自救。彼得就這樣在牆下躺了五十分鐘,沒有一個東德士兵前來管他。

彼得的呼喊聲一點一點的低下去了,低下去了……

彼得•凡西特(Peter Fechter)被東德士兵擊中,倒在柏林墻旁

西柏林的人群爆發出憤怒的抗議聲。“你們是殺人犯”“你們是法西斯!”上千群衆怒吼著。西德的士兵冒險跑到柏林牆邊(這是極其危險的,柏林牆西側依然是東德的土地,士兵已經“越界”,完全可能被槍擊)翻身躍牆將這位東德青年擡起來,但是太晚了,彼得已經停止了呼吸。

他的血已經流盡了,在他藍眼睛裏最後映出的,依然是東柏林。這是柏林牆將柏林城和它的人民分割以來,第一位在逃亡中死於槍擊的東柏林市民。

1962年8月17日,彼得•凡西特(Peter Fechter)成了東德邊防警衛的靶子。幾小時後他因傷勢過重死亡。

如果說彼得最大的不幸在於他最終沒有成功,我不知道下面這個最後“成功” 的例子,是不是算幸運。

傳奇式的故事-空中熱氣球逃亡

1979年的一個深夜,東德黑色夜幕的上空出現了一個高度爲28米的歐洲歷史上最大體積的熱氣球。當這個熱氣球接近柏林牆地域時,被東柏林地面警衛發現。三束探照燈直射黑色天幕,追蹤監視著這個看來企圖越境朝西柏林飄去的熱氣球。就在地面警衛朝這來歷不明的巨大熱氣球開槍射擊之前,熱氣球迅速 高升,爬上了兩千六百米高空,隨後不知去向。

這個熱氣球的吊藍裏,裝著兩個東德的家庭,大人小孩一共八口人。

他們在快速升高後,可能由於慌亂,失去了方向。當在空中飛行28分鐘後,熱氣球安全降落地面。悄悄掀開覆蓋了他們的巨大氣球布,看看週邊環境:叢林荒草,遠近沒有人煙。

他們無法判斷究竟是到了自己的目的地西德,還是不過在空中轉了一個圈,仍在東德境內。或者,已經非法進入了其他國家的土地。他們不知該如何是好。

1971年:東德邊防警衛從隔離帶拖走一名被子彈打傷的逃亡者。

他們既非科學家又非運動員,雖然對氣體動力學一無所知,但自從萌生了用熱氣球逃出東德的想法,就開始白手起家。買來了有關的書籍,從頭學習有 關原理。買來大量的紡織品,利用自己研製的相關設備一次次實驗將要充當氣球外體的布的質量。氣象學要掌握、操作要掌握,材料學、工程學、物理、化學、力學 等等知識都需要。後來,那個奇跡終於悄悄地在這一對普通東德人家的房頂下誕生了。

在那個神不知,鬼不覺的深夜,那個歐洲最大的熱氣球載著兩家人的希望和夢想,升上了東德陰霾的天空。他們什麽都想到了:出境前被打落墜地、被逮捕入獄,出 境後落入海中或落在人家房頂,落在城市中心等等,無論什麽意外事故發生,好歹總要面對一個結局。他們就是沒想到,什麽意外也沒發生,但是當氣球安全著陸 時,竟是無人理睬。

兩對年輕的父母,帶著四個年幼的孩子,悶在氣球巨大的布面下,把未來的結局想設想了一遍又一遍:走出這泄了氣 的熱氣球,要麽被東德政府關進監獄;要麽向其他什麽國家的政府投案自首;要麽在西德安居樂業,重獲新生;…… 想想爲這次逃亡而長久地嘔心瀝血,看看四個無辜的孩子,他們無法承受被東德政府關進監獄的命運,他們不敢走出氣球,乾脆把命運交給了上帝,聽天由命。這時 他們唯一能作的,就是祈禱。

降落整整24小時以後,軍人來了,揭開了氣球。他們對這八個逃亡者說出了他們盼望了多少年的話:“你們自由了!這裏是西德的領土”

1989年11月11日:駐紮在邊界上的東德軍隊觀望著牆上不斷變大的裂口。

自由的代價 沖向柏林墻

在柏林牆剛完成的那一年,由於牆還不是很堅固,有人就想出了辦法,開重型車輛直接撞牆,直接衝開柏林牆進入西德。1961年,這類事件多達14起。

逃亡者要面對的絕不僅僅是堅固的高牆,還有來自軍隊和警員的密集射擊。而在槍林彈雨中全速前進去撞一堵大牆的行爲,毫無疑問是“雙重自殺行爲”。而這卻是當年東德一些逃亡者們投生的方式。

布魯希克和他的同夥就是利用大客車衝擊柏林牆,但是他們的行動從一開始就被發現了。軍隊和警員從多個方向向客車密集射擊,客車起火燃燒,彈痕累累!還 好,客車質量過硬,不但沒有熄火,還在布魯希克良好的駕駛下奮勇加速,一聲巨響,柏林牆被撞開了一個大缺口,整個客車沖進了西柏林!

歡呼的人群擁上來迎接,卻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駕駛座上的布魯希克身中19彈,他是用生命的最後意志堅持加速,沖向柏林牆的。當客車沖進西柏林的那一刻,布魯希克停止了呼吸。

1989年11月10日,東柏林居民奔向西柏林。

柏林人展開了一場爭論,布魯希克究竟有沒有看到他夢想看到的西柏林?最後是一個現場鏡頭寬慰了大家,從鏡頭上看,客車駕駛座位于西柏林之後,布魯希克還有一個擡頭的動作。是的,那時候他還活著!他的眼睛最後映出的,是他夢想中的自由世界-西柏林!他是一個成功者。

無論如何,柏林牆的故事已經結束了。而且,是喜劇性的結束。人間的故事,如柏林牆這般悲慘的並不少,能夠最終這樣收場的,已經很不錯了。

人們在柏林牆前樹立起了彼得•凡西特被殺的照片,用鮮花紀念他

德國人畢竟是幸運的,柏林牆見證了德國人的痛苦,全世界分享了他們的痛苦。他們被關注著。然而,還有那麽多的人,他們的痛苦竟然是完全默然的。

柏林牆倒下了,東德人終於獲得了他們夢寐以求的自由,然而,類似的悲劇卻並沒有在這裏地球上結束,我們看到在遠隔德國萬裏重洋的另外一個國家,依舊有一堵用來對付自己的百姓的牆巍峨聳立著,唯一的區別是,大多數人看不到甚至不知道這堵牆。

地面逃亡最簡單的方式是直接翻牆而過。看上去一人多高的牆可以翻身而上。但逃亡者從開始在邊境開闊地帶奔跑到牆下,再翻身躍上牆的這段時間內,生與死就完全聽天由命了。

繼續閱讀: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外部編)

一個婦人在東德開了一間麵包店。一天早上,她發現店鋪的客人比平常少得多了。她摸不著頭腦,便走出了店鋪。眼前的景象把她嚇呆了,只見西面只有一片荒蕪,只留下一條長長的鐵絲網——一道於一夜之間冒起的鐵幕,將東西柏林隔絕了28年。

有關它的事,相信大家也聽不少。今天,我將會講講這道圍牆外面的一些東德生活環節,與圍牆內的嚴密結構

共產主義下的生活

1.小心你的鄰居!小心你的一舉一動!

納粹時期德國有蓋世太保,德國投降後,取而代之卻是KGB!秘密警察數十年未都離不開柏林人民。KGB即是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他們將柏林變成了一個警察城市。KGB的人喬裝成大家的鄰居安插在柏林各個社區當中,平均每位秘密警察就要監視著50人。他們監視著柏林人民的一舉一動,並將任何異常舉動報告上級,所以東德人民並不自由。而普京亦是KGB的成員,他正是被安插在柏林的秘密警察之一。當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被沖擊時,他亦在場,並嘗試請求軍隊出動鎮壓。

一位秘密警察在柏林家中的工作室

2.在柏林坐監,比送進集中營更痛苦

在柏林坐監,猶如走進地獄。在極度狹小的監倉內,有的是最基本、極簡陋的生活設備,其中窗口只有一個CD盒的大小。一天中有23小時你都會在此渡過。這只是很平常的生活,慘的是你在獄中是難以作為任何動作。例如睡覺,你必須平睡,不能側睡;腳要伸直,每個肢體部分都不能有任何彎曲動作;手心時刻向上,以防做出小動作。要是你被懷疑了,接下來的日子你就好受了!每天嚴刑拷打、扣減糧食已經算好了,最差的情況是馬上槍斃!

3.沒有Coca Cola,卻有Vita Cola?!

可口可樂,大家常喝不過,但東德人民卻未前喝過一口。要知道可口可樂這美妙的飲料是來自美國,東德自然無法入口。想嘗得這汽水,只有自行研制,後來就有人發明了一種只屬於東德的「山寨可樂」—Vita Cola。據描述它的味道有點像現在的沙示,可想而知味道確實不太好。現在柏林仍然有售,盛惠1.5歐元

Vita-Cola

4.把香檳變甜

來自法國的香檳又怎會在東德出現?就如同Vita Cola一樣,又出現了山寨版的香檳。不過,這香檳卻變甜了

5.書得來不易

東德人喜歡看書,卻偏偏無從購入,因為它們都沒法進口。每星期書商都會購入過上千本書,但成功通過審查的,往往只有20多本,真是一書難求

6.追不上潮流,只好抄了

共產世界資訊封鎖,令設計師們非常苦惱,因為他們總是跟不上潮流。東德設計師所設計衣服完全稱不上時裝了,這些設計在西德往往已經是幾季前的款式。時間久了,東德的設計師仍追不上西方國家的潮流,最後索性直接抄了:有山寨的Levi’s牛仔褲和其他當時美國最潮的時裝。不過,由於原料缺乏,它們的質料和顏色都比正版的差了很多,非常單調。

7.西方視為廢車,東方視為「Dream Car」

Trabi,一款缺點奇多的東德國產民用轎車,例如馬力細、噪音大、設備差等等。在西方當然被認定為廢物,但在東德卻是人人的dream car。這是可以理解的:共產國家並沒有良好的民用科技,這些簡陋的科技對東德人民來說已經是夢寐以求。

Trabi

8.歡迎來到西德,先送你一條「蕉」

每當東德有幸運兒成功逃到西德,西德的人第一件會做的事就是送他們一條香蕉。要了解原因,我們又要從香蕉的來源開始。香蕉來自哪裡?想到這裡大家應該都知道了。沒錯,就是東南亞地區。再想想看,東南亞地區大多屬於資本主義的世界,資本世界的東西怎麼可能輕易進口到共產世界?哪怕只是一條香蕉!在東德,香蕉多來自南美地區,而且非常地貴,不過由於德國人由殖民地時期開始就對香蕉有一種狂熱,盡管它極度昂貴,每當有香蕉進口,不到兩天就賣完了。每逢聖誕,從西德寄往東德的蕉都是以噸計算!

正因為它如此便宜的身價、出奇的好味和它本身的特殊地位,把它送給東德的幸運兒實在再適合不過了。就這樣,香蕉成為了資本主義的像徵。

在拍林圍牆倒下,人們在街頭狂歡之時,每個人手裏都拿著香蕉!這實在是奇特的一幕。翌日,漢堡和東德邊境附近的西德城巿居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大批衣著破爛的東德人,開著破爛的汽車,如同過街老鼠般穿街過大街小巷搜尋香蕉。有西德人甚至買香蕉免費分給東德人。香蕉成為東西德人的見面禮。

繼續閱讀:

柏林圍牆的外與內(內部編)

香蕉與德國的不解之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