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對焦(7):偽造民意;荒唐國度;城巴新巴豐收;港視試映

1.製造民意新招

由梁振英擔任顧問的「香港研究協會」近日進行有關梁振英僭建解釋滿意度的電話調查,網上連番有人指當回答時只能回答一般以上程度,答不滿意或非常不滿意則會不停重複相同問題,此舉疑為製造港人滿意梁振英僭建回應的假象。

2.五毛範本文件圖淹東北諮詢

東北發展計劃正在作最後諮詢,立法會上傳市民就東北規劃向立法會提交意見書的電子複本,當中絕大部分為支持計劃,但全部皆為內容格式相同的範本,只表示支持計劃和公私合營。

3.活在一個荒唐的國度 – 主流焦點

美聯社突破中央監控進入被軟禁的劉霞家中訪問,她稱自己「活在一個荒唐的國度」。中央在諾貝爾獎的取態上,劉曉波獲獎下獄,莫言獲獎大事慶祝。

4.陳光誠姪被誣告而囚

陳光誠姪子陳克貴因拒絕地方官員武力闖入抄家而自衛傷人,卻被誣陷故意傷害罪。案件上週六閉門審理,家人在開審前4小時方被通知,又被禁止旁聽,律師被法庭指定,最終陳克貴被判囚3年3個月。

5.龍應台訪港 – 主流要聞

台灣文化部長、著名作家龍應台上週起訪港六日,週六她在港大演講時說到「政治就是有一群人決定了你的未來,如果不關心,你的未來就被決定」,呼籲年輕人一定要關心政治

6.政治就如倒夜香

繼續閱讀

重新對焦(6):九巴偽術;東北偽術;僭建偽術;新聞偽術

1.九巴只蝕不賺乃偽術 – 主流焦點

九巴週四向政府提出加價8.5%,理由同樣是嚴重虧蝕,但實情是九巴上次10年加價後錄得5000萬盈餘,母公司載通國際今年上半年亦已賺1.83億。九巴虧蝕的數據,是由於九巴將業務週邊的業務分拆出來,包括Roadshow,以及載通旗下5間地產集團挪用九巴用地後的地產收益。此外,區議會與九巴不協調以致路線重組困難也是車資盈利不堪的主因。

2.大陸製九巴繞車驗硬上弓

九巴利用政府環保資助購入電動車,九巴卻以高價購入來自大陸比亞迪車廠的巴士,這批單層電動車於一次驗車時不合格,但九巴於新一次驗車中故意跳過令車輛不合格的檢驗,使之通過車驗。

3.東北公私營屋二八比

陳茂波曾指東北新發展區公屋比例會過半,有誤導之嫌,現實是私營房屋密度遠比公屋低,以單位數計算比例會使人以為新界發展區會主力發展公營房屋,但以用地面積計算公、私營房屋比例實際上是「二八比」。

4.CY僭建非初哥 – 主流焦點

梁振英再被揭發他早於2000年已被控在赤柱舊居僭建,並拒絕修復,需在傳媒壓力下始處理。而他現時處理僭建問題的手法和競選時大力抨擊唐英年僭建相比,被批評為「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他「僭建處理左,僭建就唔再存在」的低智邏輯亦成為狡辯萬能key,廣被嘲諷,更被封為「不存在主義者」。曾猛烈批評從政者僭建是嚴重誠告和道德問題的劉夢熊,則未有發言,當時促請唐英年退選的信件,卻反被改成促請梁下台信。田北俊表示:「你 (梁振英) 呢,難聽啲 (講) 就係呃咗行政長官嚟做。」另有無數揭破請留意各大主流傳媒及網絡媒體。

繼續閱讀

閉門造車乃紛爭之源

新界東北發展進入最後諮詢,居民到最近才猛然驚醒自己被規劃,廣大市民在最後一刻才注意到發展計劃,窺探之下方驚覺發現意念和細節與市民想法迴異,令人疑慮,以致引起社會反彈。造成此計劃乃至其他議題上紛爭,筆者認為頗大程度上是出於政府一貫閉門造車的策劃方式。

規劃署在《城市論壇》上透露,新界東北發展計劃早於18年前開始醞釀,正正自曝其醜。為何18年前的計劃到今時今日才讓廣大市民得悉?規劃從18年前已經開始,到14年後第一份文件出台後,區議會、鄉委會等地區組織才被正式知會(1),正式諮詢甚至在近月才開始,在此之前最多只聞樓梯響,我們顯然是「被規則」。此外,通知地區組織是間接的資訊發佈渠道,以區議會來說,議員從來都是低票選出,根本沒有足夠民意認受,與居民關係未必親密;鄉委會更是既得利益者,他們隨時隱瞞居民尤其是非原居民。政府應該知道這些都不是有效的資訊發佈渠道,為何就沒有一個有效直接的方式如信件和告示來通知村民,要到他們在蛇宴吃到一半、或社區服務組織造訪才發現蛛絲馬跡?政府又說已設立專題網站,在北角等地放置計劃文件,但村民根本無從得悉事件,又如何查閱?況且文件放置地點詭秘,一般市民根本不會察覺其存在。

香港人的公民參與意識低雖是罪過,不過政府也沒有理由得過且過,以為諮詢區議會、鄉委會、城規會等組織就等同諮詢了民意然後任意妄為(按:實際上只是簡介會,連諮詢也談不上),他們根本無法代表市民本身發言,如今引起反彈,正正是因為政府以為自己已得到民意授權進行規劃,實際上就連最直接受影響的人都被蒙在鼓裡。

另外,政府的角色不是地產商,不是居民自願賣地搬遷,就可以隨心所欲地大興土木。地產商做土地發展,政府做的是規劃,而城市規劃關乎城市整體而長遠的發展,很應該全民參與,並盡量由下而上策劃,而不是只著眼於當區。但政府一直以來都是從上而下行事,幾個人關起門來暗中策劃(2),區內人士只有在落實前「被諮詢」的份兒,其他市民甚至會被忽視(3)。當一份計劃莫名奇妙地放到大家面前,發現自己的未來原來不知不覺已被劃定,說發展就發展,說收地就收地,市民自然憤怒。政府應該容許民間加入策劃,他們雖未必是專業,但至少讓大家實實在在參與其中,民間主導亦能將政策導向更正確的方向。同時政府需要更主動和積極邀請大眾參與,不要以為形式上做了諮詢、宣傳就等於完事,要確保工作是達到成效,社會要有充份理解和關注才可繼續推展下去,否則曠日持久的諮詢亦只是虛渡光陰。不過,對於一個圖謀不軌、政治權術無日無之的政府來說,以上理想似乎太過遙遠……

有些人在這個時候總會叫大家向前看,不要妨礙更不要推倒,但很多政策本來就在狹隘見解、體制缺陷、不民主、假透明等不義情況下產生並蒙混過來,如今卻要求人們不要回溯追究,質問其問題本質,只讓人著眼於技術上的枝節,顯然將市民化作蟻民。生米已煮成熟飯,大家只能被吃飯,最多只讓你選擇撈口湯、吃少口,卻沒有討論吃粥、吃麵甚至不吃的餘地。

政府閉門造車,以致公眾被蒙在鼓裡,加上內容不符民意,甚至計劃目的意圖不清,激起社會反彈是理所當然,重新讓公眾參與和定奪方為正途。香港人需要自主,不要再任人擺佈!

注解:

(1)根據東北發展計劃活動時間表及公眾參與資料
http://www.nentnda.gov.hk/chi/timetable.html
http://www.nentnda.gov.hk/chi/public_3.html

(2)根據公眾參與資料,研究計劃只有6位專家負責

(3)在決策上雖然應以地區人士的意願為依歸,但不代表廣大市民沒有發言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