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思想始終是無罪的

「港獨」二字,都不曾出現在大部份港人的腦海,但北京最近忽然煞有介事地將港獨這話題炒起,他們沒有恫嚇到港人,反倒激發了港人思潮,可親共人士直言港獨罪大惡極,必須立法制裁,將港獨推上思想自由的領域。那麼,擁有獨立思想是罪惡嗎?

繼續閱讀

愛國

中國的文化、中國的哲理、中國的山河大地、中國人的美德
全部都被共產黨毀於一旦
深圳河以北的那個「中國」,怎教人去愛?
一個消減「中國」的「中國」,我們為何要愛?
不讓你生活,不讓你自由地呼吸,不讓你自由地說話,愛它猶如自殺
愛「中國」是害「中國」

愛,不可喪失理智
我們愛國的感性只能是我們習慣而接受了共有的生活文化
我們愛的只能是這個「中國」,而那個和那那個「中國」,只有它真心愛護全人,才可選擇去愛
不可凡舉貼上中國的標籤,帶中國的血統,就要無條件擁護,更不能被中國牽著自己走。
不可因生於嚐血成性的族群而嚐血
人不應受國家所束縛

不過說起來,今時今日「中國」這個共同體還共同嗎?
體制不同、理念不同,唯一同的只是血緣
但歷史告訴我們,因「同胞」而合在一起,無視現實上的差異,不會有好結果

愛這個幾乎不存在的共同體,因為它曾經還是共同
愛它,是想感化它,使它恢復至善,不讓他毀殘我們,毀殘自己
還希望一天可以以理相待,以德相處,不被逼迫
不過說到底,這個共同體還該不該愛,值不值得愛,是個疑問

亂嗡完畢

中國反日跟伊斯蘭反美

這幾天電視新聞的硝煙味頗濃。日本政府「購島」從而將釣魚台國有化,引起新一輪反日浪潮,各大城市皆有大型示威,日本車被燒、日本人被毆打、看似和日本有關連的事物都被搶被砸。母親看著,憤慨地說:「日本人真是衰,什麼都要跟人搶,反得好,日本仔活該!」

畫面一轉,同樣是打砸搶燒,不過這次伊斯蘭國家。最近美國上映了一套侮辱伊斯蘭教的電影,引起伊斯蘭世界反美。「這些伊斯蘭人怎麼如此野蠻?四處生事把世界搞得這麼亂。」母親看著硝煙場面卻歎息一句。

到底是什麼因素令兩個情況反差那麼大呢?從功利角度去想,反日人士的打砸搶燒一點意義也沒有,怒火發洩了,日本政府卻不會因此動搖。更何況燒日產車、搶日企,實質是侵害國人資產,損己無益,日本人只會偷笑。伊斯蘭武裝份子會燒大使館、塔利班會襲擊美軍基地,在這個層面上伊斯蘭武裝份子尚且比反日暴徒明智呢!

可是,這不代表可以做,以上種種行為從道德就上已經大錯特錯。不論反日、反美,都不能肆意侵犯個人權利,殘害無辜性命財產。縱然中日有著血海深仇,可今時今日大刀向鬼子頭上砍下去未必是義舉,當下大多日本人都是無罪的,也未必認同右翼立場,以民族身份定性敵我再加以傷害,絕是是濫害無辜,怨怨相報亦只會沒完沒了地為兩地人民帶來痛苦。

最後在陳義上,伊斯蘭信徒反美為捍衛宗教教義,中國人反日為捍衛民族尊嚴,兩者皆陳義極高,造成反差是由於反日情緒下後者陳義更高,就令人以為其他不義可以縱容甚至是必要的。不過,是不是因這些所謂大義,就可以將人性道德拋諸腦後,又可以不計得失、不擇手段呢?況且這班暴徒只不過是打著愛國旗號為非作歹,一點也談不上成就民族大義,既損文明又無實效,其情操比伊斯蘭武裝份子更為差劣,人家起碼在某程度上是被迫上梁山的。

當激情掩蓋理性,是非黑白蕩然無全,智能退化回混沌的年代。

(文章刊於20/9/2012蘋果日報)

社會怨氣的排氣閥

正所謂得民心者得天下,一個政權能否得以生存,繫於民心所向。當民怨沸騰時,如不有效排解,政府將無法繼續管治,其滅亡之時亦不遠矣。

在一個專權的社會,政權擁有絕對性,甚少能自我推倒,當民怨與日俱增,排解的方式就只有暴動。中國的官家帝王都知道,國為民所有,他們再戀棧權位名利,也要顧及民心,但他們高高在上,總不能時刻與民心連成一線,而且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他們不可能時刻體察民情,最終總是要殘民自肥,民怨只有不斷累積。怨氣積聚成為壓力,當壓力迫至極點,威力如同一條被擠爆的高壓管道,一發不可收拾。中國歷次改朝換代,十居其九都是因為朝綱腐敗,民怨四起,以致人民揭竿起義,推翻暴政。

一個健全的民主社會,一張選票,就是民怨最佳的排氣閥。社會怨氣自民所發,也只有人民才能找出最適合他們的減壓門閥。政權定期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更替,好讓政府適時重新取得人民認受,人民去除怨氣之源,選出合乎自己理念的領導人,給社會前程賦予合乎民意的新希望,壓力頓時釋放,也不能持續累積。而且這個認受是來自社會多數人,也教其他人心服口服,不得不尊重(需強調尊重不等於認同)。而政府的施政理念亦因民選領導人而與人民更為相近,人民自行監督政府,更能達致民本,亦難以走向明顯與民為敵的暴政。

說回這次國民教育爭議,或多或少也和政府認受有關。先拋開背後的政治洗腦陰謀,這個政府從無得到市民認受,在此事上也未見有體察民情,政府聲稱課程已醞釀多年,事實上它提出的課程理念、內容與社會所想背道而馳。即使政府閉門造車,但若果是由真正民選政府擔當,決不會如此脫離民情。而如今政府四處撲火,仍不能為市民所信服,政府認受性也有其影響。一來政府非為民選,官民之間並無信任的基礎,二來政府三番四次使出緩兵之計,如成立一個純粹只有諮詢功能的開展委員會、擠牙膏式的回應,又使用諸如各國也有國民教育等等的語言偽術,已破壞政府僅有誠信,使市民有更多猜忌和疑惑。在此民怨沸騰至近乎失控的情況下,官民對立是難以用調和的方式化解。本人認為作為號稱民主的政府,應該馬上將課程推倒重來,並下放權力,由下而上主導,重新設計課程,真正做到以民為本。此刻市民對議題如此熱情,課程和政策的制訂就無須由政府代行。

街頭爆王#110 鐵屋吶喊

華西村值得人傾慕嗎?

相信大家都聽過華西村的事跡,一個極度富有的村落,世界各地著名建築奇觀都在村內重現,人們生活極盡奢華,戶戶三千尺歐陸豪宅、三十萬名車,令人羨慕不已。可是,這條豪華村莊真的是人類的理想之鄉?TVB的新聞透視,就揭露了華西村不為人知的一面。

請大家先看完這一集

繼續閱讀

《1911:辛亥革命》觀後感—走馬看花的革命情懷

這個月,是辛亥革命上最重要的其中一個月,在100年前,清帝退位,中國封建帝制落幕,民國正式統領中國。後人紀念辛亥革命,特攝制一電影《辛亥革命1911》。雖然它早早就上影了,可小弟最近才有機會觀看。看過以後,感覺這電影實在不錯,所以分享一點感想。

繼續閱讀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前言

比城邦自治更進取的港獨論調,值得思考

Seaside Sky

http://wp.me/ptm1d-Uo

如果各位近半年有拜讀陳雲的文章,都會見到「香港自治運動」呢個組織。當然,「四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香港人,大多數都會覺得攪「港獨」係十惡不赦、來亂。但欠缺政治智慧,和民族觀的香港人,跟本就沒有想過,「建設民主中國」,只會害死香港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一系列的文章,原本於論壇以廣東話寫成,但考慮各位可以很方便的,將文章分享給會看中文的讀者,故此改容語體文。正因為本來的出處是在討論區,此文「身經百戰」,經歷不同意見挑戰,但讀到最後,您定會發現香港獨立成國,跟本是100%可能,只是中國共產黨會否因香港而開戰,生靈塗碳...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7508916&page=5&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大陸網民 寫:香港人從來沒學習過如何為自己做主,香港滿足於經濟城市的角色,以遠離政治為榮。同時,香港人的大中華意識出奇地濃厚,本地媒體和中文學校幾十年來一直灌輸廉價而歪曲的民族感情,致使民眾在爭取民主時被民族主義綁架。 把自己看作一個獨立自主有獨特文化傳統地方,這是爭取民主權利的邏輯起點,你與別人不同,所以你才想要為自己做主。這種不同,不僅是經濟水平的不同,更為重要的是群體認同。 中國是難以改變的,沒有幾十年上百年的折騰不可能成功,想要改變中國的結果都是被中國改變。保存自己,然後靜觀其變才是正路。香港如此,臺灣更是如此。做好必要的切割和區隔,而不是毫無保留地投懷送抱。 難聽點講句,對渴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來說,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你入得這個門,就得聽話聽教,香港目前的一點點特殊地位,實質不過是優待一下新娶進門的小妾罷了。 有網友埋怨英國人在離開之前沒有拉香港一把,使得香港墮入目前的困境,但香港的困境不能怪英國。英國人是沒有在香港建立民主政制,在Chris Patten之前的港督都是政務官,沒有真正的政治家(或政客),港督的唯一任務就是維持殖民地的正常運轉,而不是搞民主。 

英國的習慣是:你不爭取就不給你。英國不可能把民主硬塞給香港人,一群不想要自己做主的人是不會有民主的。有部分香港人爭取過,前段時間被投共的劉慧卿當年曾訓街抗爭,李柱銘等前輩也付出過很多,但沒用,大部分的香港人是不關注民不民主的,他們關心的是錢包。以司徒華為代表的愛國民主派深受大一統意識影響,任何普世價值一碰到“愛國”都只能後退。那些大商人和建制派就不用說了。 

現在年輕人有些覺醒,但不打破大一統意識的鉗制,不拋開一時的經濟利益,香港政制前景灰暗。

如果共產黨真的有一天倒台,就當所謂中國「真確的」有民主,香港到時只會淪為一個「市」,同全中國平等的同時,今日香港在說的優勢同獨特,都會失去。論金融經濟,為甚麼不可以由上海、北京取代? 講旅遊,中國湖光山色多的有,甚麼時候才排到香港? 講生產,香港的工業大多數經已於80年代,搬到大陸去。那時候,香港只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中國人可以自由進出香港後,就可以享使用香港社會福利,中國司機可以隨便到香港,把人撞死了...不夠,還要多踏幾下油門,把傷者務求壓死方罷休,你又要不要呢?
香港自滿清政府成為過去式後,跟本與任何一個中國s無甚關係,香港有今日的成功,都是因為香港勉強講得過去是一個過體,為甚麼香港不可以脫離中國這個「包袱」,離中國而去,只有自己? 用常人倫理,來說明,或者會容易接受一點:

169前吸毒的生母把香港(男孩)賣(?) / 租(?) / 送(?)給有錢的養母,養母把原本營養不良的孩子養成舉世聞名的青年。而養母從來沒有隱瞞過孩子的身份。而生母呢? 現在已經死了100年啦,之後居然有一個比男孩更年輕的,只有62歲的女人PRC出來說:我係孩子他媽,他是我的,你要把他「還」給我!

你說這是不是打劫? 要命的是62歲女人,表面就盡養母的責任,供給男孩的甚麼甚麼,但實際上就在侵蝕男孩的所有。

而香港一直有人覺得,一個同樣是比男孩年青,但現在100歲的女人ROC,才是正統,香港跟她生活就好了,又可以變成「一家人」,而且這個新媽媽,不會像女人PRC的一樣衰。但事實是女人ROC的前半生雖則未至惡貫滿盈,但都五十步笑百步,更蹉陀歲月,她本來有條件跟青年一樣成為「偉人」,可惜卻只有落空,現在還要靠攏女人PRC。

如果100歲的女人ROC,一但跟62歲的女人PRC講和,就要做169歲香港男孩、442歲嘅另一位「家庭成員」澳門做妹妹啦

上面的故事,不是亂倫的話,都係虜劫搶盜,甚為驚嚇(抱頭)

如王光亞所講,香港係成也英國,敗也英國

英國人為了自己的管治,「精心炮製」了一群順民;中國人千百年來的歷史,又令他們不會向當權者說不,香港當日出現前途問題時,香港人只會「被操縱」。

有人提出應該要公投,以決定香港前途嗎? 無

有人向他們認為係正統的「中(華民)國」求助嗎?  無

只有李柱銘、司徒華之輩,要跟共產黨同流合污去起草基本法(或者李柱銘只是未認清共產黨的面目,但司徒華,曾身為共青團主要人物,其居心叵測)。與其說香港人適應力強,不如說master要我怎樣,我就怎樣,四非麻!正如「何忍投穢物」 一文的現象,依家已經係97年後啦、03年後啦,香港已經回歸「祖國」,當家的是中國,他是莊、他作主,所以小學開始,就要用普通話教學,結果有小學六年級生,雖然父母同為香港人,但咖啡的廣東話都不會讀! 說多兩句質量呀、出台呀、版塊呀、加大力度係ok嘅,行的!因為這樣才能跟上國家發展的形勢麻 #good#

所以香港人自己已經是推動民主的阻力,講要跟中國s脫離關係,更加妙想天開,比女媧煉石補青天的難道,高出 >lv100

而且中國人,或者是世界上唯一這樣有趣嘅民族,總覺得自己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幸好筆者的頭髮是天生深棕色 ),就應該要統一,要團結!香港不乏有識之士,照理應該明白德國 / 奧地利 / 瑞士、意大利 / 聖馬力諾、法國+西班牙 / 安道爾是甚麼東西。

德國、奧地利的語言相似度甚高(高地跟低地德語的分別,但奧地利90年代有參與製訂<<德國正字法>>),道路、鐵路,甚至空域都係相連接,現在因<<神根公約>>,發展到可以自由進出。但文化背景不同就是不同,「講唔埋欄」(談不攏)就是講唔埋欄。雖然兩國人都是要求要絕對準時,就是不可以遲,一樣不可以早。而稱呼別人,一定要準確,頭銜更是必需;但德國人主要信基督教,奧地利人多是信天主教,你德國人說三位一體嗎? 我就不同意啦。德國人純理性辦事,實用主義至上;奧地利人就情願要多點裝飾、藝術來自娛,就是不喜歡一刀切、一式一樣。

證明了香港無必要為相同而團結!為甚麼香港、兩個中國,或者係廣東省,不可以是同住在一層的唔同單位內,而是死要互相拉對方進家呢? 1960年的香港電影<<南北和>>已經表達出,廣東人或者香港人,跟中國北方而來的「北方人」,跟本語言習俗都不相通,造成大笑話,也讓大家過得辛苦,五十年前如是,今天請問還有蝦米理由說大家要一起呢? 難道非要當第二個捷克斯洛伐克 — 將兩個不同嘅民族放在一起,建國第一天就註定分開不可? #ng#

快速連結: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 -民族觀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 – 兩個中國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 – 中國供養你們
快速問答

View original post

歷代中國國歌–民國時期

前一則:歷代中國國歌–清朝

《卿雲歌》

1913-1915民國北洋政府官方臨時國歌、1921-1927北洋政府官方國歌、
抗戰時期冀東防共自治政府、偽中華民國北京臨時政府、偽中華民國維新政府及偽中華民國政府聯合會 官方國歌

1912年7月民國政府徵集國歌時所得,歌詞出自《尚書大傳·虞夏傳》,內容為歌頌祥端之雲,並宣揚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歌曲由僑居北京的法國籍比利時音樂家約翰·哈士東(Joam Hautstone)譜曲。1913年4月28日經國會審議後定為臨時國歌。1915年被《中華雄立宇宙間》取代,至1921年被重新譜曲再度成為國歌。於抗戰時期日軍於華所扶植的偽政權皆以此作為國歌。

繼續閱讀

六四的進一步意義

六四廿二周年了,又再聽到有人說:六四晚會只剩下儀式和空話,有什麼意義?抗爭了哪麼多年,中央都沒有理會。甚至有人說,事件過了那麼久了,即使平反了,也毫無意義。

年年高呼平反六四,是要繼續向中央發聲,要求把真相完完本本地公開,為去世的人討回公道,但這些都只是我們最基本的訴求。而更重要的是我們熱切期盼 中國走向民主的變革,完成中國人百年來的心願。為什麼我們不能忘記六四?這是因為我們真心的熱愛中國,希望中國人不再因追求公義而受到迫害,自由不再受不 必要的約束。當六四平反之時,就是中國正式步向民主之日,而我相信這一天必定來臨,但大前提是我們不能忘記這段慘痛歷史,更不能忘記我們對民主自由的信 念,要擇善固執、矢志不渝!

六四晚會,不是儀式,也不是空話,它的意義已經超越了悼念本身。是對民主自由這種普世價值的堅持。成千上萬的市民風雨不改,年復一年地到維園聚集, 以行動提醒自己22年前一件令人痛心欲絕的大事,不要被繁榮沖昏自己的頭腦,要堅守對民主的信念。點點燭光,除了是一份思念、一份期盼,還是一份傳承。我 們要讓更多被蒙蔽人知道國家曾有這一道傷疤,好讓大家引以為戒,推動國家繼續變革。六四晚會絕不是一場煽動人們群起顛覆現政權的活動,而是希望每個人都能 從事件中反思民主的價值,繼而以最理性的方式改變中國的現狀。

當中東人民為擺脫專制而反抗著;西班牙人為討回真正的民主而吶喊著,我們也要用我們的方式重新喚起中國人的良知,努力建設民主自由的中國。毋忘六四,毋忘百年中國民主夢。

被北上後的所見所聞

今天又一次「被北上」,還要被騙去了。原本說上深圳逛逛,怎料臨出門才發現真正目的是探親,已經後悔莫及,就這樣被脅到華南城,一個大好上午就在一張椅上混頭昏腦地渡過……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