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8種程式設計師常用配色方案

電腦軟件的配色方案(Color scheme)對於日以繼夜在螢幕前工作的程式設計師而言是一個重要的課題。一個好的配色方案,除了讓電腦看起來別具風格外,更能讓用家眼晴看得更舒服,在處理文字、程式碼時更容易辨認字裡行間的各種元素,提升工作效率。

雖然市面上的配色方案有成千上萬種,不同軟件應用又會有不同的配色方案可供選擇,但有幾個名字卻老是常出現,當中就有幾我是我較為留意的。

繼續閱讀

My Tiny Vim Configuration v1.0.0

最近又更新了自己的Vim設定檔。這次更新改動較大但不算多:更新了一些插件、修正了一些安裝問題、完善了說明文檔、清理了一些沒有用的檔案。不過最重要是這次改用了另一個相當sexy、針對較多不同語言高亮,還在持續開發的配色方案sonokai。因為這款配色主要支援全彩顏色,在那些古老而只支援256色顯示的terminal emulator上使用體驗會沒有那麼好,所以版本號直接跳上v1.0.0以作區分。

繼續閱讀

終被成功點燃的Whatsapp/Facebook移民潮

Source: Pexels

Whatsapp更改條款強制用戶將資料與Facebook共享,引發軒然大波,尤其Elon Musk開口叫人轉用Signal後,人們更是歇斯底里地退出Whatsapp,甚至連沒有關聯的同名股份都被炒高60多倍。過往Facebook及Whatsapp都有類似爭議,同樣有人發起轉用其他平台,最終都化險為夷。然而今次這波移民潮卻似乎勢不可擋,即使Whatsapp連日為條款解話試圖為事件降溫(昨日更宣佈暫緩實施條款3個月),都難以回天。

繼續閱讀

RIME行列輸入法補完方案(功能說明及開發心得)

RIME(中州韻)是一個開源的中文輸入法引擎,支援Windows、Linux、macOS、Android四大平台,並透過一個高自由度的框架提供多種中文輸入法,現時尤其受大陸用家及粵拼輸入法的用家歡迎。

對於自己慣用的行列輸入法,RIME亦有支援,但功能卻殘缺得難以接受。眼見不少行列用家對於在Windows內置的行列輸入法感到不足,對於在其他系統上安裝行列輸入法更是苦惱,自己亦想出一分力改進,所以就嘗試將RIME上的行列輸入法補完,希望透過RIME這個跨平台的輸入法引擎令行列輸入法可以在各平台上暢通無阻。

本文主要分享改進的功能和心得。對行列輸入法未有了解的朋友可以參考以下的資料。行列輸入法是一個背誦量低、易學易用的字型輸入法,值得那些對倉頡速成束手無策,又或者經常執筆忘字的朋友學習使用。

行列小站
行列輸入法的家(社團)
FISH UP行列查碼、教學、打字練習網站

繼續閱讀

談Vivaldi的好;對Firefox的執著

自初中以來,我都是Firefox的忠實用家,而令我一直抗拒Google Chrome這是當今瀏覽器的霸者的原因不外乎其極高的系統資源佔用和日益浮現的私隱憂慮。可惜的是即使Firefox多麼努力地力臻完善,它仍然難以底擋Chrome的鴻濤。近年Firefox日益被網頁開發者忽視而不時出現相容性問題,瀏覽器功能發展亦相對落後(尤其當Firefox轉用WebExtensions致使大量優勢的插件都無法使用後),不得已下我需要尋找一個替代瀏覽器,而Vivaldi就成了我的首選。

繼續閱讀

拆解$19的Bluetooth 5.0 Dongle

最近在深水埗腦場看到一款只賣$19的Bluetooth 5.0 dongle,這簡直令人眼前一亮!要知道支援Bluetooth 5.0的dongle在世上絕無僅有,而$19這個價錢甚至比同場另一款只支援Bluetooth 4.0的dongle便宜一半。在好奇心、蔗渣的價錢和自己對Bluetooth dongle有實際需要的情況下,就買了一隻回家一探究竟。最後結論想當然是「伏味濃」。

繼續閱讀

遊戲機自己裝

(本文用廣東話所寫)

(其實件事發生喺五月而且篇文當時已寫得八八九九,不過因為社會狀況變化一直無心埋尾。但去到今時今日,都喺就咁post出黎算……)

身為一隻玩硬件居多的IT狗,身懷一兩隻Raspberry Pi微電腦閒時把玩都無可厚非。早排我掘返一隻讀書年代用的Raspberry Pi 1B — 一隻效能比現今最低階手機更為差劣嘅微電腦,諗住不如拎佢嚟做電視遊戲機懷舊一下以前嘅遊戲都不錯,就落手試試。其實依加Raspberry Pi嘅遊戲機系統都做得頗為成熟,三兩下功夫就可以順利暢玩無數懷舊主機的遊戲。以下就簡單分享一下我的組合及設定過程。

繼續閱讀

網絡裝置的身份證 MAC Address

LIHKG製圖

最近討論區上有一個貼文,樓主發現自己的router不時有一個來源不明的裝置連線進來,就認定有人入侵他的網絡。當他貼出涉事裝置的MAC address,眼利的網民就估到這個所謂的「入侵者」其實是一部任天堂Switch。這一言驚醒樓主原來自己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家中的Switch,馬上老貓燒鬚再燒鬚被恥笑到近乎爆post。

這件事帶出一個科普問題:為何一個MAC address可以準確找到涉事的是什麼裝置,而家傳戶曉用來尋找網絡真兇的IP address這次卻毫無用處?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