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談何為真正的民主(民主≠少數服從多數)

轉載來源:趣談何為真正的民主- 皓易堂的博文- 美國中文網

http://gate.sinovision.net:82/gate/big5/blog.sinovision.net/home.php?mod=space&uid=221246&do=blog&id=179767

時至今日,還有很多人天真的以為:民主就是少數服從多數的原則。

如果看不清楚濫用“少數服從多數”原則的巨大危害,你就永遠無法了解什麼是真正的民主。

民主是什麼呢?很多人一定會說,這個問題很簡單嘛,民主就是代表大多數人的意願,比如有 5 個人去旅遊, 4 個人想游泳, 1 個人想打球,那麼民主的決策一定是去游泳,如果最後的決策是去打球,那就變成專制了。

可別忙,當我們把上面的例子稍微改變一下,你就會驚愕地發現,這個 " 民主 " 竟然是只披著羊皮的大尾巴狼:比如 5 個人中有 4 人認為 1 人該死,那麼民主的決策就是 " 合法 " 地把那個可憐的傢夥殺死!

你也許會說,這沒什麼錯啊,如果大家都認為一個人該死,那他怎麼可能沒罪呢?不幸的是,的確有這種可能。事實上,民主的內涵遠非 " 大多數 " 這麼簡單,為了弄清楚這個問題,我們只好把那些陳舊的歷史書從垃圾桶裏翻出來,仔細讀一讀。

繼續閱讀

《悲慘世界》在香港

Young Cosette sweeping: 1886 engraving for Victor Hugo’s Les Miserables. French illustrator Émile Bayard drew the sketch of Cosette for the first edition, and this engraving was prepared for an 1886 edition. The image has become emblematic of the entire story, being used in promotional art for various versions of the musical. (公有圖片)

原文轉載自輔仁媒體 作者:無妄齋

 

惟律法與風俗引致嚴苛之社會非難恆存於世,在文明國度將人間化為地獄,並教人類天賜的福祉遭罹厄運。但凡本世紀的三大難題 - 貧困令男人潦倒、飢餓使女人墮落、黑暗叫孩童羸弱 - 未能解決;社會之窒礙依舊在世間一隅發生 - 換言之,一旦世界尚存有愚昧與悲慘,像本書之作必不至無益於世。
- 《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序言

雨果(Victor Hugo)筆下的《悲慘世界》,故事設定在動蘯不安的時代。法國在大革命以後歷經數代帝制復辟,迎來七月革命後由貴族與資產階級支持下建立的王朝。原以為長久的混亂終告過去,人民權利得以保障,然而事與願違。新政府「飲水思源」,以君主立憲之名,不僅設法鞏固君主的威權,亦不忘惠及昔時鼎力相助的資本家們。對於貧苦大眾的訴求,他們卻視若無睹。

孔丘嘗言: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蓋均無貧,和無寡,安無傾。進步的社會無可避免會出現貧富不均,可怖的是在上者為富不仁。其時巴黎可不是人間樂土,餓殍滿道,風雨飄搖。急速工業化令農民生計幾近斷絕,貧病交迫使民眾朝不保夕,政令偏頗於貴族財閥教他們毫無憐惜之心,變本加厲地向下層剝削。

繼續閱讀

龍應台︰不會鬧事的一代

此乃龍應台於1985年9月3日發表的文章,以下文本轉自香港雜評

今年5月27日的《紐約客》雜誌有這樣一篇文章:

我的母親生在柏林,僥幸逃過猶太人的大屠殺。今年母親節,我請她去看場電影。這部影片非常賣座,故事好像與非洲的黑人有關。排隊買票的行列很長。有一個年輕白人在行列間來往發散傳單,勸大家不要買票,因為這部片子是南非製作的。排隊的人大概都想的和我一樣:怪了;不看由我自己決定,不用你來告訴我。所以沒人理他。

入場之後,燈黑了電影正要開始,前座的兩個年輕女孩突然站起來面對觀眾,大聲地演講,解釋這部影片如何地蔑視南非黑人的慘境,希望大家抵制。觀眾中噓聲四起,有人不耐煩地大叫:這裡是美國﹔你要抗議到外面去!也有生氣的聲音喊著:我們付了五塊錢電影票讓我們自己決定愛看不看!然而有個微弱的聲音說:聽聽她們說什麼也好!

繼續閱讀

《就業志願》

以下故事轉自【裏夢城別館】

http://internaldream.blog132.fc2.com/blog-entry-276.html

某日,某時,某學校,正舉行家長日。

一位班導師將要接見一位問題學生的家長。那孩子太過頑劣令校方很頭痛,老師正想要趁機對他的父母好好說一下。

「你們的孩子有很多問題。」

聽到這句話,孩子的家長似乎一點也不驚訝。老師只好繼續說下去。

「就先說學業吧,令郎的成績實在慘不忍睹,這樣下去不可能畢業。」「為甚麼呢?老師,我的孩子都很用功地溫習和做家課。」

「可是他的答案全部都不合格。」

「老師,這我可不明白了。比如這份歷史試卷,我的孩子分析了事件的遠近因果,又舉出了其他的歷史例子去支持他的想法,這樣回答有甚麼問題呢?」

繼續閱讀

我把兒子送到美國竟然這樣教育?!

本文轉自:http://jdev.tw/newlife/?p=1368

部分重要過程以藍色標示,主旨重點以紅色標示

當我把九歲的兒子帶到美國,送他進那所離公寓不遠的美國小學的時候,我就像是把自己最心愛的東西交給了一個我並不信任的人去保管,終日憂心忡忡。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學校啊!學生可以在課堂上放聲大笑,每天至少讓學生玩二個小時,下午不到三點就放學回家,最讓我大開眼界的是沒有教科書。 那個金髮碧眼的美國女教師看見了我兒子帶去的中國小學四年級課本後,溫文爾雅地說:“我可以告訴你,六年級以前,他的數學不用學了!”面對她充滿善意的笑臉,我就像挨了一悶棍。一時間,真懷疑把兒子帶到美國來是不是幹了一生最蠢的一件事。

繼續閱讀

ZIP, 一個沒落天才的故事

也許在天之靈的Philip Katz並沒有想到有這一天,作為下載量達到1億4000萬次,成就壓縮標準zip的Winzip計算公司好象沒有考慮過用其技術來賺錢的事(實際上很少 有人會在WinZip試用期過後支付29美元購買正版授權,因此WinZip至今都沒有獲得太多利潤)。它為大家提供一款如此經典的壓縮軟體,曾經,它是 何等輝煌,但如今卻威風難再。或者正如歌詞所說:”想回到過去,試著讓故事繼續,至少不再讓你離我而去…”

ZIP 背後是一個沒落天才的故事,Phil Katz 不願意為一個壓縮軟件付錢,因此索性自己編寫一個更好的算法,然後免費公開,但他於 2000 年 4 月 14 日被發現死於一家汽車旅館,年僅 37 歲,死時手中握著一個空酒瓶…… 繼續閱讀

這些事在香港是奇恥大辱,在大陸卻是良好的教材,也是良好的誘因讓他們探索權力分立的功能和重要性。煲呔,唔理你有心定無意,為同胞又好為維護同承傳香港核心價值又好,你都係認左佢嫁啦。

都是那些日子

煲呔由貪私人遊艇、飛機款待,到連富豪舊跑步機也照貪全不放過,結果引來市民強烈不滿,立法會要追究、廉政公署要調查,煲呔也要去立法會接受議員質詢。對港人而言,那絕對是有損香港廉潔社會的醜聞,絕非值得誇耀的事情,可是,在偉大祖國同胞眼中,今次事件,卻成為他們「讚揚」香港的新聞!

A昨天傳來一些偉大祖國討論區,有關煲呔醜聞留言及討論,童工怎樣也想不到,當中不乏對事件「讚揚」之言,全因,煲呔與內地大貪官相較,只是蚊脾與牛脾,但偉大祖國人民對大貪官無法追究,港人,卻可以對煲呔窮追猛打,不論貪一元還是一百萬元,傳媒、市民一樣可以追究,無懼受打壓,就如以下一篇偉大祖國討論區文章,可為當中例子:

「香港沒有黨委書記一職(至少公開的情況是如此),所以香港特首想起來應該算是香港最大的官了,可這個香港最大的官在媒體的咄咄逼人的責問面前,除了不回應之外,沒有絲毫的辦法對付這些採訪的媒體。

如果在大陸,大家看到的畫面都是領導滿面笑容,親切和群眾交談,碰到有人拍了領導人不堪入目的畫面,錄了不堪入耳的聲音,怎麼辦?讓員警先維穩,帶到派出所,拍了視頻的先刪視頻,錄了聲音的先刪聲音,檢查無誤之後才放記者出來,如果有人說三道四,官方就出來回應說:“查無實據,證據不足”。

以前一直有人說三權分立,現在看來是四權分立,那就是立法,行政,司法,新聞媒體四種權力是分立的,他們受制於大眾,受制於法律,不管做什麼行業,你都得老老實實做事,如果你做了侵害公眾利益的事情,法律就會制裁你,比如這次香港特首遇到媒體報導的官商勾結這件事。

這件事的制裁程式,媒體報導,廉署調查,立法會問責,一環僅扣一環,媒體面對讀者和觀眾,他不為讀者和觀眾發聲,他的報社,電視臺就很難混下去,立法會對選民負責,如果民眾不選他們,他們就要失業了,所以媒體和立法會當然會站在民眾這邊,特首雖然是一個大官,可在民眾面前,他們只能算個P,他只能老老實實幹活。

我們一直講改革,可改來改去,確還是老樣子,沒有人願意分權,沒有人願意放權,立法,行政,司法,新聞,都抓在一幫人手裡,那民眾如何監督他?只要他監督民眾的份了!」

那些留言,也是讚香港而批內地的:

「这才是民主社会,每个人都平等,是站着的。」

「曾荫权敢不敢回应其實不是重點

那3個記者還好好的上班、好好的活著,這才是重點」

另外在其他討論區,也有不少偉大祖國網民留言,也是對港人可以追究煲呔,煲呔又肯去立法會解釋,感到香港民主法治廉潔可貴:

「大陆的就不会被问,敢问就进劳教黑工场。」

「特首这种以身作则、率先垂范的作风,值得内地官员好好学习!」

「为什么国内不能学香港?

民主制度就是好,贪官一个也跑不了。」

「可怜的曾荫权同志,你真的是当官当错了地方。。。。。。无限同情中。。。。。

欢迎你到内地来领导我们,在我们眼里你是真正的清官,我们支持你。。。。。

香港人真的是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一群土鳖。。。。。。」

「哎呀呀,一个跑步机都当了真,要是把儿子提上了董事长那怎么下得了地!」

A說其實港人真的不用和內地人爭拗,究竟香港是否己沒落,是否不如上海、北京,單看今次全民追究煲呔,偉大祖國人民如何羨慕港人可以追究當權者而無懼,恐怕偉大祖國再富有,人民也會趕來香港產子,因為,民主人權言論自由,不是金錢可以取代!

View original post

灰記客

香港越演越烈排內(內地人)情緒,「族群」前所未有的撕裂,讓身邊的朋友感到憂心和無力。灰記則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認同和擁抱孔子的那兩句名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孔夫子的道理顯淺不過,放諸香港今天的情況,就是你不想別人歧視你,便不要歧視別人。

當港人聲討北大學者孔慶東罵香港人是狗的言論,說孔學者侮辱、歧視港人,有否想起孔夫子的名言?孔慶東聲稱孔子的第N代後人,又身為中文系教授,卻忘卻其「萬世師表」老祖宗的肺胕之言,實在忘本。至於香港人,當中不少人聲稱重視中國傳統文化,卻也忘記了儒家文化的一些精華,就是包容和同理心。舖天蓋地的蝗蟲論,意指內地人「入侵香港」,殊不知絕大部分的香港人,其人、其父母輩或祖父母輩均曾在大陸的鄉間或城市成長/生活,與今天被譏為蝗蟲的「內地同胞」無異。

不但如此,甚至有人強詞奪理,說蝗蟲非指內地人「我們一而再,再而三澄清,蝗蟲不是指中國人,是指「鋪天蓋地」的入侵行為,問題的核心,係香港人冇權 say no;問題的重點,係香港人冇權反對,作為學者,居然淪落地好似文匯大公一樣走去上綱上線,這正是香港之恥。」說此話的人是林忌,被他批判的學者是周保松。

facebook廣傳林忌對周保松的「論戰」,有興趣請自己去評理。

其實周保松只是在facebook留下感言,勸喻一下一些發表過激言論的港人,不要以偏概全,把內地人統統看成低人一等。若感權益受損,也應透過合理的法律及行政程序去解決問題。周的留言,明顯出於善意,為越來越走向極端的排外「愛港」情緒降溫,即使有人不同意他的一些觀察,例如可能不同意他所說「他們來香港觀光購物,不僅推動香港經濟,同時帶來良性的文化交流。」也絕無道理要上綱上線的批鬥,並為仇內地人的行為強辯,繼續散播仇恨的種子。

林忌抨擊周保松其中一點,可能就是因為周不能「包容」類似上圖帶有歧視性的海報。林說︰

「……市民受苦,自發集資去登報,換來的不是他們口中的關懷,不是他們口中的包容,而是一句『羞恥』?換來的是不分青紅皂白,標籤市民的意見為『歧視』?

基本法廿四條歧視外族多年,為甚麼這些口口聲聲說反歧視者,對修法的要求視而不見?說到底,他們就是定位自己為『中國人』或『中國香港人』,因此外族不是人,修法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在廣告有人劃了一幅蝗蟲,然後把這小小一角無限放大,無限上綱….」

周保松只是說了幾句「請大家不要再傳播那些有明顯種族歧視和侮辱新移民和內地同胞的海報和言論。這是實實在在的冒犯和傷害,並已令內地同學感到不安。」語氣其實相當溫和,卻被林忌抨為不分青紅皂白,標籤市民的意見為「歧視」。而問題是,周保松留言並沒有反對透過合理的法律及行政程序去解決問題,又何來對修法的要求視而不見呢?

為了達到語言上打倒周保松的效果,林忌連少數族裔人士也牽扯進來,所謂「基本法廿四條歧視外族多年,為甚麼這些口口聲聲說反歧視者,對修法的要求視而不見?」明明現在要求就廿四條修改甚至釋法的人,並非出於同情少數族裔(廿四條第三項訂明只有中國籍香港人在香港以外所生子女有居港權),希望一視同仁,而是要求取消內地「雙非」人士在港所產子女擁有居港權。灰記敢問蝗蟲論者,你們有多少人聲援去年爭取居留權的外傭?林忌的說法明顯是抹黑,只因周保松來自內地,犯了「原罪」?(有興趣了解周教授作為來自內地的香港人的經歷和感思,請看他所寫的《活在香港:一個人的移民史》)。

至於海報是否歧視,並非周保松的「無限放大、無限上綱」,面書上就有人轉貼上面這幅反內地人的海報。轉貼者荔枝王對部分港人的歧視心態感嘆道︰

「見到這樣的廣告放了在本地香港的報紙到,覺得十分心痛. 這是什麼時代?納粹黨回來了嗎?不喜歡的人(或者種族)你可以大聲話想踢走或者不準讓他們進來? Are you⋯⋯ serious? 一天不喜歡我們香港的少數民族,哪我和我的家人怎麼樣?我們bass手的老婆是內地人 – 她一天搬下來香港住她會怎麼樣?無論你對政府的不滿那麼強 – 你都要記住用比較理性的方法表達你的不滿。來香港的內地人代表到全10億人? 你講真?

近年我們大家對好多社會裡發生的事都不開心 – 這是事實。但是開始歧視人完全不是正確的反應!
我們荔枝王對我們所有內地的兄弟姐妹,樂隊們,家人,同胞,十分抱歉。希望你們明白 – 這樣的衝動行為不是代表全部港人。」

歧視的語言和行為不能被關懷和包容,只能作出指正。看到當年這位內地勇士一人面對數以十計的坦克的照片被惡搞,如今坦克變成被歧視的「蝗蟲」,令灰記感觸莫名。當年百萬港人聲援內地學生爭取民主,當年的口號是「今日北京,明日香港」,顯示港人和內地人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現實。每年香港萬計市民悼念「六四」死難者,越來越多內地人來港參與悼念活動,在在都說明港人和內地人有著面對中共強權的共同命運。

二十年來,「六四」悼念的象徵意義是對民主中國的共同期盼,而非兩地人民的分裂。現在「六四」悼念的象徵意義被顛覆,兩地人民出現前所未有的分歧、分裂,當中,部分港人非理性情緒要負一定責任。周保全絕非無中生有,反而林忌對歧視視而不見,包括對「蝗蟲論」的強辯等問題,才值得正視。

幸而facebook也不是一面倒的排斥內地人言論,有社運人士感嘆道︰「……每天也感到窒息。一方面是為著對右翼民粹下攻擊內地人的言語而痛心;也明白到這種攻擊是香港在主權移交十多年來,被中共陰乾下衍生的恐慌的產物,我作為現被政治檢控的人,體會尤深。另一方面作為多年來參與城鄉運動的人,社區人情味和網絡是我們提倡的價值,我們會歌頌幾代居於菜園村的可貴鄰舍之情,但沒有這數十載親情的人,是不是就代表我們要除之而後快?應容許多少遊客來港可以討論;應讓多少人來港生子都可以討論;公民權和醫療權是否掛鉤都可以討論;但不要把我們的法治精神斷送(如釋法),不要把制度問題變成內地人的原罪,可以嗎?我同意可以為公民權定義在視香港為家的人(不論現在或未來),但一視同仁,包括外傭、外國人和內地人,可以嗎?」

長期居於內地的香港文化界前輩陳冠中,亦託人代轉載發言於facebook︰「受陳冠中先生所託代他發佈: 向任何助長族群矛盾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要抗議就去抗議香港政府,要政府拿出辦法解決問題。要糟質就去糟質特首、特首候選人、港區人大政協代表,要他們表態、提案。冤有頭債有主!不要欺負遊客、不要羞辱外來人,以多欺少太低莊。不管甚麼人,我們都不能一竹篙打一船人,難道我們這點都不懂? 我們香港人就這麼容易被人煽動?族群對立除了挑起兩地仇恨,還能解決甚麼問題?香港若繼續給族群仇視情緒綁架,我們都將成了面目猙獰的人。香港人要拒絕族群對立的思維。做個勇敢的香港人,向任何助長族群仇恨的言論與行為說不。 陳冠中..」

有年輕人不認識陳冠中,學者羅永生介紹道︰「陳冠中是80年代初中英談判期間唯一在其主編雜誌《號外》提出香港自治自決,批判民族主義的前輩。」灰記想以羅永生的介紹向那些陳雲城邦論支持者說一聲,香港人要自治自決不是問題,要向中共說不不是問題,灰記支持真正意義的香港自主,但最重要不要被陝隘的「民族/ 族群」情緒綁架,變成「面目猙獰的人」!

View original post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前言

比城邦自治更進取的港獨論調,值得思考

Seaside Sky

http://wp.me/ptm1d-Uo

如果各位近半年有拜讀陳雲的文章,都會見到「香港自治運動」呢個組織。當然,「四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的香港人,大多數都會覺得攪「港獨」係十惡不赦、來亂。但欠缺政治智慧,和民族觀的香港人,跟本就沒有想過,「建設民主中國」,只會害死香港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一系列的文章,原本於論壇以廣東話寫成,但考慮各位可以很方便的,將文章分享給會看中文的讀者,故此改容語體文。正因為本來的出處是在討論區,此文「身經百戰」,經歷不同意見挑戰,但讀到最後,您定會發現香港獨立成國,跟本是100%可能,只是中國共產黨會否因香港而開戰,生靈塗碳...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7508916&page=5&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大陸網民 寫:香港人從來沒學習過如何為自己做主,香港滿足於經濟城市的角色,以遠離政治為榮。同時,香港人的大中華意識出奇地濃厚,本地媒體和中文學校幾十年來一直灌輸廉價而歪曲的民族感情,致使民眾在爭取民主時被民族主義綁架。 把自己看作一個獨立自主有獨特文化傳統地方,這是爭取民主權利的邏輯起點,你與別人不同,所以你才想要為自己做主。這種不同,不僅是經濟水平的不同,更為重要的是群體認同。 中國是難以改變的,沒有幾十年上百年的折騰不可能成功,想要改變中國的結果都是被中國改變。保存自己,然後靜觀其變才是正路。香港如此,臺灣更是如此。做好必要的切割和區隔,而不是毫無保留地投懷送抱。 難聽點講句,對渴求民主自由的香港人來說,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你入得這個門,就得聽話聽教,香港目前的一點點特殊地位,實質不過是優待一下新娶進門的小妾罷了。 有網友埋怨英國人在離開之前沒有拉香港一把,使得香港墮入目前的困境,但香港的困境不能怪英國。英國人是沒有在香港建立民主政制,在Chris Patten之前的港督都是政務官,沒有真正的政治家(或政客),港督的唯一任務就是維持殖民地的正常運轉,而不是搞民主。 

英國的習慣是:你不爭取就不給你。英國不可能把民主硬塞給香港人,一群不想要自己做主的人是不會有民主的。有部分香港人爭取過,前段時間被投共的劉慧卿當年曾訓街抗爭,李柱銘等前輩也付出過很多,但沒用,大部分的香港人是不關注民不民主的,他們關心的是錢包。以司徒華為代表的愛國民主派深受大一統意識影響,任何普世價值一碰到“愛國”都只能後退。那些大商人和建制派就不用說了。 

現在年輕人有些覺醒,但不打破大一統意識的鉗制,不拋開一時的經濟利益,香港政制前景灰暗。

如果共產黨真的有一天倒台,就當所謂中國「真確的」有民主,香港到時只會淪為一個「市」,同全中國平等的同時,今日香港在說的優勢同獨特,都會失去。論金融經濟,為甚麼不可以由上海、北京取代? 講旅遊,中國湖光山色多的有,甚麼時候才排到香港? 講生產,香港的工業大多數經已於80年代,搬到大陸去。那時候,香港只是「中國」的其中一個城市,中國人可以自由進出香港後,就可以享使用香港社會福利,中國司機可以隨便到香港,把人撞死了...不夠,還要多踏幾下油門,把傷者務求壓死方罷休,你又要不要呢?
香港自滿清政府成為過去式後,跟本與任何一個中國s無甚關係,香港有今日的成功,都是因為香港勉強講得過去是一個過體,為甚麼香港不可以脫離中國這個「包袱」,離中國而去,只有自己? 用常人倫理,來說明,或者會容易接受一點:

169前吸毒的生母把香港(男孩)賣(?) / 租(?) / 送(?)給有錢的養母,養母把原本營養不良的孩子養成舉世聞名的青年。而養母從來沒有隱瞞過孩子的身份。而生母呢? 現在已經死了100年啦,之後居然有一個比男孩更年輕的,只有62歲的女人PRC出來說:我係孩子他媽,他是我的,你要把他「還」給我!

你說這是不是打劫? 要命的是62歲女人,表面就盡養母的責任,供給男孩的甚麼甚麼,但實際上就在侵蝕男孩的所有。

而香港一直有人覺得,一個同樣是比男孩年青,但現在100歲的女人ROC,才是正統,香港跟她生活就好了,又可以變成「一家人」,而且這個新媽媽,不會像女人PRC的一樣衰。但事實是女人ROC的前半生雖則未至惡貫滿盈,但都五十步笑百步,更蹉陀歲月,她本來有條件跟青年一樣成為「偉人」,可惜卻只有落空,現在還要靠攏女人PRC。

如果100歲的女人ROC,一但跟62歲的女人PRC講和,就要做169歲香港男孩、442歲嘅另一位「家庭成員」澳門做妹妹啦

上面的故事,不是亂倫的話,都係虜劫搶盜,甚為驚嚇(抱頭)

如王光亞所講,香港係成也英國,敗也英國

英國人為了自己的管治,「精心炮製」了一群順民;中國人千百年來的歷史,又令他們不會向當權者說不,香港當日出現前途問題時,香港人只會「被操縱」。

有人提出應該要公投,以決定香港前途嗎? 無

有人向他們認為係正統的「中(華民)國」求助嗎?  無

只有李柱銘、司徒華之輩,要跟共產黨同流合污去起草基本法(或者李柱銘只是未認清共產黨的面目,但司徒華,曾身為共青團主要人物,其居心叵測)。與其說香港人適應力強,不如說master要我怎樣,我就怎樣,四非麻!正如「何忍投穢物」 一文的現象,依家已經係97年後啦、03年後啦,香港已經回歸「祖國」,當家的是中國,他是莊、他作主,所以小學開始,就要用普通話教學,結果有小學六年級生,雖然父母同為香港人,但咖啡的廣東話都不會讀! 說多兩句質量呀、出台呀、版塊呀、加大力度係ok嘅,行的!因為這樣才能跟上國家發展的形勢麻 #good#

所以香港人自己已經是推動民主的阻力,講要跟中國s脫離關係,更加妙想天開,比女媧煉石補青天的難道,高出 >lv100

而且中國人,或者是世界上唯一這樣有趣嘅民族,總覺得自己黃皮膚、黑眼睛、黑頭髮(幸好筆者的頭髮是天生深棕色 ),就應該要統一,要團結!香港不乏有識之士,照理應該明白德國 / 奧地利 / 瑞士、意大利 / 聖馬力諾、法國+西班牙 / 安道爾是甚麼東西。

德國、奧地利的語言相似度甚高(高地跟低地德語的分別,但奧地利90年代有參與製訂<<德國正字法>>),道路、鐵路,甚至空域都係相連接,現在因<<神根公約>>,發展到可以自由進出。但文化背景不同就是不同,「講唔埋欄」(談不攏)就是講唔埋欄。雖然兩國人都是要求要絕對準時,就是不可以遲,一樣不可以早。而稱呼別人,一定要準確,頭銜更是必需;但德國人主要信基督教,奧地利人多是信天主教,你德國人說三位一體嗎? 我就不同意啦。德國人純理性辦事,實用主義至上;奧地利人就情願要多點裝飾、藝術來自娛,就是不喜歡一刀切、一式一樣。

證明了香港無必要為相同而團結!為甚麼香港、兩個中國,或者係廣東省,不可以是同住在一層的唔同單位內,而是死要互相拉對方進家呢? 1960年的香港電影<<南北和>>已經表達出,廣東人或者香港人,跟中國北方而來的「北方人」,跟本語言習俗都不相通,造成大笑話,也讓大家過得辛苦,五十年前如是,今天請問還有蝦米理由說大家要一起呢? 難道非要當第二個捷克斯洛伐克 — 將兩個不同嘅民族放在一起,建國第一天就註定分開不可? #ng#

快速連結: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 -民族觀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 – 兩個中國
香港離開「中國」,跟本沒甚麼大不了 – 中國供養你們
快速問答

View original post

看孔庆东胡言乱语,浅谈香港地位

德孤的小岛

最近因为北大臭嘴教授孔庆东的脏言乱语搞得香港人过年过得不舒坦。这位孔教授真是大陆百姓之耻,除了其肮脏的言语之外,还说明了其人之人品之恶劣,说明其自大,盲目傲慢,目光短浅,心胸狭窄,实际上是自卑心理在做怪。

他所谓的香港靠大陆供水供应蔬菜之类,好像是大陆白白的送水送蔬菜给香港呢。殊不知,在现代社会,市场经济,各地区之间互通有无,待价而沽,是再正常不过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想,北京城里人,包括那个孔庆东,恐怕也没有蔬菜吃,这不还得外地供给吗?中国内地许多城市的食用水未必就是当地地下水,有很多都是周边农村的大江大河供给的。

而且大家可能不知道,香港从大陆购买的水价是十分的高的,要比马来西亚卖给新加坡的水价高出将近三百倍,人家是两个不同国家,而香港据说还算是中国一部分呢。

香港自从回归祖国之后,许多中国人始终没有把香港人当成中国人,没有把香港当成中国的其中一个城市。一方面大陆人都喜欢移民香港,除了那些大牌明星纷纷拿香港永久居留权外,不少中国孕妇纷纷到香港生产,这样生出来的宝宝能有香港居留权。

可是一方面,大陆因为经济好像起飞,钱多了烧得荒,而香港则因为与世界经济接轨,受金融风暴经济危机影响,好像需要大陆的支持,所以许多大陆人盲目骄傲了,看不起香港了,这位孔教授就是一个典型。这些人在香港比大陆好的时候,是仰起头看香港的,而当香港需要大陆帮助的时候,则就换了一副嘴脸了,这叫狗眼看人低。

其实,大陆到底会怎么样,谁也难说得准,现在经济危机政治危机社会危机随时爆发。在我看来,香港在中国的地位是中国内地任何城市所无法取代的。

除了香港是自由港,是世界金融中心,是航运中心外,我认为香港的政治自由,法治社会是任何大陆城市所没法比的。不少大陆内地人士在香港出书,因为内地没有言论自由,没有出版自由,等等,都说明,香港是中国的有别于北京的一个政治中心。

中国过去搞经济体制改革,必须依靠香港和世界经济接轨,以后如果搞政治体制改革,我认为还是需要靠香港,需要靠香港同世界政治接轨。

当然,香港现在由于受制于大陆,在政治民主化方面裹足不前。我想这应该是不少香港人,大陆人应该关注的事情。香港应该比大陆先一步实现政治民主化。香港有很好的基础,包括言论自由,包括良好的法治制度,以及非常好的香港市民。

说到香港市民,作为大陆人,我是感激他们的,每次大陆有事情,香港从来没有缺席过。比如说那一年的天安门镇压,香港人个个上街,抗议屠杀人民的政府,从那以后,每一年,香港在维园都有举行纪念活动,二十多年如一日,十分的难得。

可见,香港人与大陆人相比,他们并不盲目,他们关心政治,并不沉醉于声色犬马之中。

孔教授骂香港人,说香港人还是殖民地思想,其实,做殖民地是香港人的错吗?台湾人也做过日本的殖民地,他们之中一部分亲日,我看这并不是他们的错。

就好像大陆人受共产党统治,至今还有许多人没有觉醒,这是他们的错吗?

当然,话说回来,香港这几年,越来越依赖大陆,确实需要反思,我认为香港可以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尤其是香港人需要争取相对独立,保证两制的实施,尤其是在政治领域。在经济上,也不能过分依赖大陆。台湾民进党反对ECFA不是没有道理的。

View original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