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歐洲賞櫻

不知不覺在德國的第一個學期已經完結。挨過漫長的考試煎熬,沉鬱的冬天也短暫換上春日……甚至是初夏的氣息,為下個學期提供一點喘息的空間。

這幾天弗賴堡的人工湖擠滿了享受陽光的人群

這幾天弗賴堡的人工湖擠滿了享受陽光的人群,在這裡無論是踩單車、散步、坐在草地上野餐、欣賞日落,甚至是燒烤,都是一大樂事。然而,這幾天我有一個新的發現,就是賞櫻。

數百米長的櫻花步道
踩單車往Seepark的路上

無意中發現人工湖旁邊有一條數百米長的櫻花步道,在這幾天回春之際燦爛盛放。步道中間還有一個意境十足的日式花園。翻查資料,這步道和花園似是因為弗賴堡和日本四國的松山市結為姊妹城市而建。

湖邊的日式花園,石碑上的「肝膽相照」由松山市前市長中村時雄所題

櫻花花期短暫,彷彿提醒著我要好好珍惜片刻的精彩,然後重投生活。就在幾天前在湖邊漫步,好好享受了燦爛的花景和充沛的陽光之後,新一波寒流隨即襲來,剛開的鮮花又再度凋零,而新一個學期又已迫在眉捷……


回想起來,每一次見到櫻花都總是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人生第一次真實地看到櫻花是在德累斯頓的易北河畔。那時正在丹麥做交換生,3月中時趁大學假期獨自在德國旅行。那天一大清早從船上旅館出發走向舊城區,天色陰沉淒冷,氣溫只有三幾度,毫無春天的氣息。沒想到走著走著就發現河畔路旁那幾棵奪目的桃紅色小樹,整個人馬上振奮過來。從沒想過自己第一次看到櫻花會是在歐洲而不是日本,那種感覺十分玄妙。後來才知道自己路過了德累斯頓日本宮的後庭,那些櫻花樹乃是對應的襯托。

後來回到哥本哈根,有日騎著單車去市中心漫無目的地遊覽,又赫然發現市內四處都都開滿了各種顏色的櫻花。原來丹麥駐廣島領事館在安徒生200週年忌辰那年將200棵櫻樹送了去哥本哈根,還每年舉辦櫻花祭,從此就為這個北歐城市帶來每年既鮮艷又熱鬧的4月。

次年在中大,聯合書院忽然在校門前種了幾棵山櫻花,雖然缺乏了一點意境,倒算是延續了我看櫻花的經驗,也提醒我在中大的生涯即將完結。

之後幾年我再都沒有再親身看過櫻花了,直到這幾天。

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時間賞櫻,都帶著不同的感覺。在德累斯頓看到的,是一種生機;在哥本哈根,是一種生氣勃勃;在弗賴堡,是一種恬靜;在聯合書院的,是一種平淡。還望他日有幸到日本一看,看到的也許會是一種文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