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景如畫

查過數據早知弗賴堡氣候比較和暖,冬季平均氣溫都有個位數,平均雪量最高的一個月也只有不足4厘米,所以我從一開始就對弗賴堡的雪景沒有什麼期待。事實上今季自12月首日迎來初雪後弗賴堡也沒有下過多少次雪,而且每次雪量都很稀少和短暫,合符預料。然而好戲實在後頭。

一月中的某日傍晚微微雪雨再度落下,看見細碎雪花落到地上馬上就溶化成水,本來我也不以為然。直到這場雪連綿不斷地下了兩日兩夜,等第三天醒來拉開窗前捲閘(我住這裡是用捲閘代替窗簾),驚見庭園已經被醇厚的啤酒泡沫所覆蓋,才意識自己幾乎就錯過了一個難得的壯麗景觀。打開新聞才發現弗賴堡已迎來了近年來最大的一場雪,原凶就是那場弄得西班牙和撤哈拉沙漠都下起雪來的罕見風暴。

說起雪,印象最深的是5年前在愛沙尼亞旅行那次,遊走冰雪下的森林、海岸與古跡,頗為夢幻。美中不足就是那天天氣過於陰沉。

中午過後天氣轉晴,風和日麗,白雪在陽光之下閃閃生輝,心想無論如何都要出外欣賞雪景,就趕在日落前忽忽忙忙地走了出去,連相機也沒來得及充電,手套也忘了戴上。踏出門外,吸一口清爽的空氣,精神為之一振。雖然馬路早已被車輛輾成一片污黑,惟近在咫尺的黑森山林仍然鋪上了迷人的白衣,一些小路景況依然別緻。

弗賴堡是一個被山林環抱的城市,見到美麗的山景,就想起弗賴堡就有一個位處舊城區,十分便捷可達的山丘Schlossberg(意譯為城堡山,正是中世紀城堡的遺址),心血來潮就想上去看看,心想居高臨下地看弗賴堡也應該十分壯觀,還可順便欣賞日落。

路途中我故意繞了一些遠路,探索一些未知的地點,誤打誤撞就來到了Stadtgarden城市公園,看見連接公園的路上有一條行人天橋,景觀似乎十分開揚,就二話不說走上去看看。果然橋上的景觀沒有令人失望,雪白的Schlossberg山脊盡收眼簾,也能看到孩童在完全被白雪覆蓋的城市公園上堆雪耍樂。如此平靜和諧的場面已多年不見,令我駐足了好一段時間。可是抬頭一望,發覺斜陽已在不知不覺間落到大教堂底下,即提示我要盡快上山。

登山口絡驛不絕,看來不少人都和我一樣都想登高看雪。縱使防疫措施擋不了大家上山賞雪的興致,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卻被上山的路擋下來了。由於遊人太多,路上的積雪早已被踩成冰塊,異常濕滑。可是上山的路段全是斜路,大家扶著被雪成冰條的欄桿才能勉強地往上爬,卻仍不時有人滑倒。一些下山的人更變成了人球直接滾了下去,要靠山下途人出腳剎停。雖然個個跌到「一仆一碌」,但大家都似乎樂此不疲。我的靴不是登山的材料,同樣要扶著欄桿才能勉強登上1/3路程,可是再往上的路段沒有欄桿,雙手亦在幾次滑倒中擦傷,已無信心可以繼續向前,只好在山腰草草留影幾張收結。

雖然上山欣賞雪景的計劃以失敗告終,但難得在晴朗天氣下於雪中散步,心情還是舒暢。

就前幾天,又一場罕見的暴風雪吹襲了荷蘭和德國中部,雖然南德地區沒有受到正面吹襲,但氣溫也在數日後驟跌。弗賴堡這兩天就下了一場比上次更大的雪,氣溫更跌到零下12度的新低。積起的雪比上一次更厚,在陽光之下更加燦爛迷人,恍忽為牛年開個好年。不過現在忙於備試,只能簡單在門外留影罷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